• 什么是陶彩画

    陶彩画的世界

脱胎于有田烧的陶彩画

陶彩画是作者草场一寿采用有田烧工艺,凭借独特的创意和技法完成的陶瓷绘画作品。
作为他耗费三十多年时间研究的成果,取得了业界高度评价。
制作陶彩画,要在白色的陶板上进行多次画坯。
画坯之后入窑烧成,出窑后继续用其他颜色画坯、入窑烧成,需要经过十多次反复入窑和画坯。

不仅要在水油不进的陶瓷板上描线、着色,画出精美的图案,还要调整窑内的温度,控制烧成时间。整个制作过程十分紧张,倾注了创作者的全部心思。
即便如此,瓷坯一旦入窑后,便只能“托付于火”,进入一个不受人为掌控的世界。这样制作出来的作品,有的会远远超出作者的想象,放射出耀眼的光芒。
在一定程度上考虑偶然因素的影响,放手让釉药在窑内相互融合,产生出奇迹般的色彩。这样烧制出的每一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色彩。

陶彩画的制作过程

  • 打底稿

    打底稿

  • 第一次画坯

    第一次画坯

  • 第二次画坯

    第二次画坯

  • 第三次画坯

    第三次画坯

  • 第四次画坯

    第四次画坯

  • 第五次画坯

    第五次画坯

  • 第六次画坯

    第六次画坯

  • 第七次画坯

    第七次画坯

  • 第八次画坯

    第八次画坯

  • 第九次画坯

    第九次画坯

什么是陶彩画

陶彩画 藤飞天

制作陶彩画,要用釉药在白色的陶板上画坯。画坯之后入窑烧成,出窑后继续用其他颜色画坯、入窑烧成,需要经过十多次反复入窑和画坯。
什么是陶彩画

匠人用精密的运笔手法进行画坯→入窑烧成,重复多次后,每一枚花瓣都产生了丰满的质感。

什么是陶彩画

用0.1~0.2mm头发丝粗细的线条描画出细密的纹样,用纯金打造出金色的装饰,最后精心打磨而成。

陶彩画中的“守·破·离”

日本文化里讲究“型”的价值观。 在学习武道和传统文化等“道”的过程中,掌握“型”是一个重要的步骤。同时,这个步骤又分为“守·破·离”这三个发展过程。

首先,从“遵守”老师(传统)的教诲开始。
等到熟练掌握后,便不再局限于本门的教诲,而去研究其他门派,“突破”原有规范,发展自己的心法和技法。 最后一步,不再去想突破原有规范,而是自创招数另辟出新境界,就到了“离”的阶段。

那么,陶彩画中的“守·破·离”是什么呢?
遵照有田烧400年的传统,学习技法,这一阶段是“守”。
运用学到的技法,构思出陶瓷绘画,即“陶彩画”,并将其变成现实,这一阶段是“破”。
这一时期,重要的是顶住外界质疑,面对技术上的高难度挑战,思考作品的主题。

接下来,关注到钛金属,又采用现代已经失传的“梦幻光辉”波斯虹彩工艺,成功表现出了会产生七色变化的色彩。这相当于是“离”的阶段。经过对釉药和烧成的不断研究,终于确立了陶彩画这项独一无二的艺术。

银化后的虹彩

银化后的虹彩

从“守”到“破”花了二十多年,然后又耗费十年时间,达到“离”的阶段……
学习传统,又不止步于传统,而是突破规范,离开原有的境界。
于是,便开创了陶彩画艺术的世界。

自在 向往“光辉” Sparkling Graze

从“守·破·离”到“自在”。
我现在,正沉迷于“光辉”。不是“光”,而是“光辉”。

追逐光,会出现形状;追逐影,也会出现形状。
影成就了光,光也成就了影。
但是,这个世界的本质是“运动”和“变化”。把光和影看作是对立的,这种两极化观念有没有意义呢?
太极(大和谐)即是无极,阴阳二相一对。

那么,光辉又是什么呢?

光辉就是在光和影的对立之处(中间)产生的东西。
或许也可以说是生与死之间吧。我们始终都是处在生与死的“中间”。
光辉,把看不见的世界变得可视化。如果世界上存在“极乐”的话,指的就是光辉吧。
从生与死之间产生的光辉,就是生命的光芒。

万事万物都在时刻变化,一刻也不曾停息。“生”的乐趣,就在于这种变化之中。
向往光辉,沉迷于光辉,然后达到变幻自在的境界。
“自由”有一个反义词“不自由”,但“自在”没有反义词。
因为“自在”和“光辉”一样,是我们(无法将生与死割裂开来的生命)的本质。

对于光辉的向往,指引我从“离”的阶段去往“自在”的境界。
新的作品取名为“Sparkling Graze”,作为陶彩画的精髓,表现了变幻自在的光辉。
这个新的境界,也可以说是生命的觉醒,或者对于生的热望。
用我喜欢的一个词来说,是“憧憬”。“憧”,我希望自己的心灵像儿童一样纯洁,走上一条追求单纯的道路。
单纯地,追逐着每一瞬间的光辉。

 
x